禅生映像

年華匆匆,我們也許只能留下片刻的記憶。

旧事·朋友

前两天,跟一个同学,在电话里聊了许久。恍惚中有种错觉,似乎又回到了那些青涩的年代。没有现在的种种压力,一种肩膀上没有高压的状态。   从08年毕业到现在,其实已经失去了很多人的联系方式。现在手机里仅剩的号码,也再也不会去联系。除了家人,很多人的电话号码,都是懒得去拨通的。那怕即使拨通了...

致分手后的恋人

你说出,走出这里,我们就没关系以后,其实整颗心都揪起来了 …… 我们终究是没能走到最后。   我想,异地恋,真的是很理想主意的东西,你在东边,我在西边。   每个礼拜,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休息的时候开上三四十分钟的路去看你。   或许你不懂得,在开车的时候给你打电话,感觉空气都是温暖的。...

正在消失的年

  就这样过年了,丝毫没有过年的氛围。或许,在逐渐简化的形式中,我们记忆中的年,早已一去不复返,亦或是伴随著成长的眼光,我们看到的,是愈发多的钢筋水泥构建起来的森林。   从下午四点直至凌晨一点,不断的有鞭炮声陆续响起,此起彼伏。在越来越多的改变中,也许只有鞭炮声,还是幼时的记忆...